您好,欢迎访问《缺钾吃什么》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产品简介

曾经,陈一舟发表了一篇日志,他说,首先,我声明,我已经不再适合做年青人的社交产品了。如今, 陈一舟把人人网旗下相关的社交网络、人人直播及增值等一揽子业务卖给了被他收购过的多牛传媒,典型的干儿子干掉了干爹,还提高了两个辈分。有意思的是,多牛传媒创始人刘韧此前曾公开声明说,当初卖掉Donews的主要原因是陈一舟鼓吹说, 2006 年将有十亿美元规模以上的资金涌入中国互联网,Donews这种社区论坛很可能被被人用 10 倍的钱、 10 倍的人堆积起来的公司给打败。这辈分之间的转换确实让人始料未及。

人人网是不是陈一舟的亲骨肉这个问题除了有待商榷,估计还得问问王兴,当年陈一舟软硬兼施,抄底拿走了王兴的校内网。当然,贱卖校内网王兴也是逼不得已,解决了经营管理和产品问题,他却无法解决员工工资问题和用户量暴增带来的服务器、带宽扩容需求。据说校内网被卖那晚,王兴带着团队大醉、大哭了一场,并有了后来在公开场合那句:“这事我不记仇,这就是商业竞争的本质。”王兴如今有了美团,俨然是成功者的姿态,不愿纠结于过去。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东山再起,与王兴相比,另一个冤大头当属程炳浩了。

在2008 年 3 月,程炳浩离职新浪带领团队创办了开心网,偷菜、抢车位一上线就备受追捧,风头很快就盖过了校内网,成为新秀。这时,陈一舟又忍不住出手了。

他偷偷溜进了人家菜园子,抢占了kaixin.com的域名,推出了假开心网。真的开心网域名是kaixin001.com,据说kaixin.com的注册者,本想要1.5%的股份卖给程炳皓却被拒绝,于是陈一舟偷偷花 20 万美金买了下来。买下域名后,陈一舟曾找到程炳浩要求收购开心网,遭到拒绝。

陈一舟复制了一模一样的“开心网”后,程炳浩一直诉讼状将陈一舟告上了法庭,两人对簿公堂。程炳浩虽然获赔 40 万却没能拿回域名。

宣判当天下午,陈一舟发文,其内有言“程炳皓曾经是我的朋友”,大有“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意,但就是不知道程炳浩当时是怎么想的。

几年前,人人网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一度接近 80 亿美元,在国内所有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排名第四,陈一舟也因此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开心网经此一役后,一蹶不振, 2016 年 7 月 21 日,程炳浩黯然离职退场。

当年,陈一舟准备做风车网的时候,经常对风车网CEO陈晓峰说:“我给你导 100 万人人核心用户过去,这个产品能够自己起来吗?”以至于后来用户体验极差。很显然,陈一舟不是产品经理那块料,真正的产品经理是不会这样折腾自家用户的。如今旗下社交网络有关的业务又被一揽子收购,人人网自身可做的恐怕也只有二手车业务(开心汽车)、已在美国运营的Trucker Path业务和SaaS业务为代表的境外业务了。

在二手车的业务方面,陈一舟自称主要扮演的是战略制定者和财务管控角色,主要运营则是人人网COO刘健负责,但目前国内的二手车市场基本由瓜子、优信和人人车三分天下,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主打高端二手车业务的开心汽车也不得不面临自身带来的市场局限性。

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曾说过,陈一舟对他的投资理念影响很大,可算作他的“恩师”,在说这话的时候周亚辉这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褒奖。四年前周亚辉初入投资圈,便重注押中了趣分期(后更名“趣店”),2017年趣店成功赴美上市周亚辉大赚,但是因为他那篇两万字的投资长文,让自己和趣店创始人罗敏走向决裂。

周亚辉说,最终影响他做决策的是看到了陈一舟早前的一个投资案例——那个公司叫 SoFi,同样做的是大学生贷款。然而事实上陈一舟投资SoFi这个决定非常草率,恰恰又戏剧性地歪打正着。

在2011 年,陈一舟在斯坦福参加一个演讲,演讲结束后,一个同学拉着他,说准备加入一家公司,叫其帮忙参考一下拿个注意,于是陈一舟就和这个公司(SoFi)的创始人Mike Cagney及其太太见面了。见面后才知道,SoFi创始人Mike Cagney最开始从斯坦福的校友圈借到了两百万美金,然后把这两百万美金贷给了斯坦福商学院大约四十个在校学生,每个人拿到 5 万美金左右的学费贷款,SoFi则从中间赚到两个点的差价。也是从 2011 年开始人人公司分别在多次参与Sofi融资,SoFi2017年 2 月左右完成新的一轮融资后,被曝出估值在80— 100 亿美元之间,成为了全美估值最高的借贷公司,也意味着人人网所持SoFi大约15%股份价值或超过 10 亿美元。

陈一舟在一次采访时候表现得非常自豪:在美国投资互联网金融的逻辑与诀窍是,只投每个细分行业的第一名,第一名的成长性很好,后面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即使在投资的时候估值不低,人人也会出手。相比之下,陈一舟在国内互金领域的投资却并不多,代表项目主要有金斧子、票据宝、雪球等。

金斧子在2018年 3 月完成的C1 轮 1 亿元融资,由春晓资本领投、红杉资本与京基资本联投。现今为止,其估值到底是多少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字。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春晓资本投出的多个互金项目均出现暴.雷情况,春晓资本自身也受到牵连,如今这家机构几乎已经名存实亡。除了上述领域外,陈一舟另外下注的是交通领域,目前已经投资了包括美国卡车行业O2O产品Trucker Path、香港货运用车平台GoGoVan、二手车电商平台车易拍、中国的罗计物流等公司。据最新《 2018 第三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十大物流服务业独角兽榜单显示,除了菜鸟网络、京东物流等,罗计物流也入围榜单,

在2016 年,陈一舟还以 1000 万美元购买香港货运用车平台oGoVan 10%的股份。GoGoVan 2017年和 58 速运合并时,估值就超过 3 亿美元 ,合并后2018年更名为快狗打车,变身独角兽。据媒体报道,目前人人公司(陈一舟个人)曾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达 30 多家,涉及互联网金融、物流、房地产金融、股票投资社区服务等多个领域,这些投资的价值被外界认为潜在收益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人人网本身估值。

同为湖北籍的周鸿祎说他是“湖北第一聪明”,雷军在清华演讲时说早年最崇拜的人就是陈一舟。

他却说,真正的创业者贵在坚持,要战斗到最后,就是像周鸿祎那样成为一个伟大的斗士。事实上,雷军和周鸿祎都在坚持,他早就撤了,游走在企业家、投资者、投机者三者之间摇摆不定。收购校内网后,虽然解决了王兴不能解决的问题,但没解决好自身产品问题,终于将中国的Facebook做成了中国的非死不可,作价 2000 万就卖掉了一代人的青春。

陈一舟一直都醉心于炒股票,据说尤其痴迷于美股,一般的惯用手法都是低买高卖。

据 2013 年媒体一篇报道提到,在 2009 年人人网上市前,陈一舟曾面对记者采访时,就大谈他如何操作购买艺龙23.7%的股份,并“眉飞色舞的对媒体分析艺龙当时 6 美元的价格有多便宜”, 一副投机倒把者的形象呼之欲出。这确实是陈一舟炒股的得意之笔,因为在 2011 年人人网上市后,陈一舟还靠着出售艺龙的股份,直接让人人网的第四季度业绩扭亏为盈,当时还吸引了不少的关注。

陈一舟终于甩掉了社交的包袱,很多人评价说,他其实不会做社交,只是历史的进程把人人网推到了这样的位置上。也有好事者说,不知道创办校内网的王兴看到人人网的今天会做何感想。不过,从公开信息的表现上来看,比起人人网,王兴似乎更关心北京今天的天气。

本文来自生意我最行,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9-02-17

陈一舟是谁?

同乡周鸿祎说:“湖北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雷军第二,我第三”。

冯大辉在微博上评价陈一舟是:“著名域名囤积贩子、应用商店刷榜专家、无冕硅谷同步助手、炒股达人”。

人人公司副总裁杜悦离职的时候,在一封内部邮件中炮轰他,称其作为领导和为人都“非常负面”。

他可能不是一位称职的产品经理,也不是做CEO的最佳人选,因为经他手管理过的公司无论创业还是收购的大部分都由盛转衰。

作为股神巴菲特的“头号粉丝”,他擅长炒股,买进的股票几乎皆有涨赚。

对于投资他亦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和直觉,互联网的一个个风口全赶上了,似乎却又每次都是擦肩而过。

他的人人网最新动态停留在4月1日上传的埃及旅行照片,前一条发布的则是参加完2017年股东大会的感想。

然而,最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的却是,多位持有人人公司股票的美股投资人不认可分红方案,要向陈一舟提起诉讼的新闻,这就比较尴尬了。

在那条动态下面的评论里尽是老用户的抱怨——“你再这样浪下去,人人网也和埃及文明一样,只能存在于遗迹和回忆里了”像一句法老的诅咒,将他定在了耻辱柱上。

陈一舟为什么而奋斗?这是个谜。

1、投机者、创业者、企业家

传闻,坐国际长途的时候,陈一舟总喜欢最后一个登机,因为这个时候他往往能以经济舱的价格坐到商务舱。

这个说法倒是有可信度的,陈一舟喜欢打德州扑克,崇尚“斯巴达精神”——10亿美金要挑1亿,以一当百,一块钱干掉大家伙的一百块钱。

以小搏大,以少赚多,也是投机主义者所信奉的法则。

4月30日,人人公司向SEC递交了一份针对股东的分红方案,但是这一方案遭到了多位中小投资人激烈反对,他们还打算联合起来聘请律师向陈一舟提起诉讼。

业内人士表示,此举是以分红的方式,将公司核心优质资产低价私有化,不仅侵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从本质上讲简直是一种“抢劫”行为。

其实,以陈一舟在业内的资历和能力,他本可以躲过这些“屎盆子”的。

头顶“湖北第一聪明”头衔的他,于1987年考上了武汉大学物理系,大二转到了计算机系,与雷军做了半个学期的同学,之后移民美国,在特拉华大学读了物理学本科,陆续又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硕士学位,以及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机电工程双硕士学位。

这位海龟学霸回国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ChinaRen,不过后来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搜狐,那一年是2000年,搜狐和网易都已经在美国上市。

一次他和张朝阳、丁磊去酒吧喝酒,推杯换盏之中,看着对面两位已经敲过钟的老板,自己却仍是一个手里没什么股份的高管,也许陈一舟的风云故事从那一刻就已经在心里做好了铺垫。转年离开搜狐的时候,他直言“一天到晚在那里守着,没什么意思。”

他终于等来了“有意思”的事,创立了新公司千橡互动,又于2006年买下了王兴创办的校内网。

有人问陈一舟哪来的钱买校内网?答案是炒股。他断断续续卖了搜狐的股票,然后买了南非公司MIH的股票,MIH是腾讯的大股东,彼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腾讯股票。所以陈一舟投人人的钱大部分是靠腾讯赚的,而后来腾讯的微信又取代人人网成为了最具人气的社交平台,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不过也是后话了。

2008年,陈一舟拿到了来自软银的3.84亿美元投资,校内网正式更名为人人网,并将定位从校园扩散为全社会。人人网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青春时代难以忘却的记忆,偷菜和抢车位的热度也丝毫不亚于今日的《王者荣耀》和小程序游戏。

凭借着人们对于“中国版Facebook”的看好,2011年的青年节,人人网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当日其市值冲至71.2亿美元,在中概股中仅次于百度,持股比例为22.8%的陈一舟身家高达16.2亿美元。

2、追风口、踩泥坑、割韭菜

7年的时间过去了,人人网市值却已经从最高的94亿美元缩水到如今的不足十分之一的5.74亿美元。

有人感叹,“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是个错误,步子迈得太大了,就容易跑题。”

也有人为王兴鸣不平,“设想假如王兴继续做校内,今日的社交格局也许会大有不同。”

不过,在人人网在后续的发展中,也似乎是背离了社交的大方向,追逐风口的投资性业务过多。

在卡通片《小猪佩奇》,主人公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下雨天后跑出去踩泥坑,并发出哼哼哼的声音。在现实生活中,陈一舟在坑了王兴,坑了投资人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周旋于各种坑中。

做在线视频业务56网卖给了搜狐,做团购业务卖给了糯米之后,又做了“人人分期”和“人人理财”,此外还先后投资了美国社交金融公司SoFi、匿名社交应用Yik Yak、投资者社区雪球财经、香港货运用车平台GoGoVan、二手车电商平台车易拍、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金斧子等。

从社交、游戏、视频、团购、在线教育、分期购、理财、交通、直播、区块链但凡是你能叫得出来名字的风口,陈一舟大概全没有落下,可惜每次创新,总给人一种要借助风口,趁机抬高股价,然后继续割韭菜的感觉。

在与老同学雷军数次见面深聊之后,陈一舟说自己从雷布斯身上获得了经验。雷军之前做软件,软件行业竞争经历盈利式微后,他做了几年天使投资,而在做投资的过程中,雷军发现智能手机的发展前景,小米才应运而生。

和老乡们一样,陈一舟也曾想过要做手机。见了很多手机设计公司。搞了一段时间,他意识到这个不如人人网转型更重要,因此就放弃了。

雷军是中关村里的劳模,拼的就是时间和精力,但陈一舟却认为“别整天干活,每天拿出两个小时来,琢磨琢磨正在干的事情是不是自己该干的。”雷军离开了金山之后,另起炉灶成立了小米,但陈一舟却始终不愿意离开自己那块儿“上市根据地”。他也做不到偶像巴菲特那样,只专注纯粹的投资,不过问公司的管理和运营。

实际上,人人公司很早就有低价私有化的意图,2015年6月,陈一舟和COO刘健向人人公司发出了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计划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收购两人尚未持有的公司股份,实现私有化。当时这笔私有化提议引发了投资者的反对,投资者当时就提出,这一私有化价格并不合理。

都说一个人的脾气秉性和读过的书,行过的路,接触过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影响。综上所述,陈一舟既不像武大校友雷军的勤奋,也不像特拉华校友王兴的坚持,更不像麻省理工校友张朝阳那样洒脱,不过连续追风口、低价私有化的样子倒是像极了他那位斯坦福大学著名校友“陈七块”,哦,不,陈欧。

来源:搜狐                                                               时间:2018-05-05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